三星手机凌晨爆炸 贵州女童睡梦中被烧伤遇索赔难

发布: 2017-06-28|作者: 小北嬅|来源: 互联网|浏览:86020次

广州黑车二手车交易市场【咨询购车认准:天安车行QQ:417 517 555██████见车过户付款,绝无定金!】██████公司常年出售各类水车、二手车、抵押车、欢迎咨询!!!

  “砰”的一声巨响,将贵州省安顺市普定县城关镇朝阳村村民冯玲玲从睡梦中惊醒。刺鼻的浓烟扑面而来,一团火焰落在5岁女儿的胸前。冯玲玲急忙用手把女儿胸前的火球拨开。

  这是发生在今年3月9日凌晨4点的一幕。打开灯一看,冯玲玲发现是睡前放在床头柜上充电的三星Note4手机爆炸了,而女儿胸前的那团火焰正是手机爆炸时喷出的电池电芯。

  经安顺市人民医院诊断:此次事故造成冯玲玲女儿浅二度烧伤。

  事故发生后,冯玲玲找经销商索赔,经销商认为自己不负主要责任,同时经销商发函告知贵州三星电子公司,但目前该公司仍未回应。

  女童睡梦中被三星手机炸伤 三星公司未有回应

  3月9日5时14分在安顺市人民医院为女儿办理了入院手续后,冯玲玲决定向贵州飞利达科技有限公司手机连锁店普定县西门分店讨个说法。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冯玲玲提供的一份贵州飞利达科技有限公司的销售凭证上看到:2016年8月20日,冯玲玲购入一款售价为2699元的三星Note4手机,保修一年。

  此后,冯玲玲到普定县市场监督管理局要求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普定分公司赔偿事故造成的损失。

  3月11日,普定县市场监管局将冯玲玲手机爆炸事故作为消费者权益保护案件进行立案。同时,要求手机经销商向执法人员提供手机合格证、质检报告和相关印证材料;要求经销商负责人立即到医院看望伤者,并支付医药费并建议将伤者转到条件更好的医院进行治疗。

  “事故发生后,我们立即去医院看望了受伤的小女孩,并送去1万元慰问金。”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人事行政部负责人马燕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表示,“3月17日,我们再次前往医院看望伤者,再次垫付了1万元的住院费用。”

  “事故发生后,我们第一时间向贵州三星电子公司通报了相关情况,并要求贵州三星电子公司不要试图推卸责任。” 马燕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出示了两份发给贵州三星电子公司的督促函,时间分别为3月11日和3月12日。

  马燕表示,两份督促函均没有得到贵州三星电子公司的回复。

  受害者家属要求经销商赔偿178万余元

  “作为一个母亲,我能理解冯玲玲的感受。”马燕在医院看着孩子被烧伤的脸和手,十分心痛,“我们也希望把孩子的伤医好”。

  马燕表示,冯玲玲的手机确实是在贵州飞利达科技有限公司的手机连锁店里购买的。不仅如此,该款手机购买时为原封原装产品,且无任何维修记录。

  “这款手机我们是向普天太力公司采购入库的,手续齐全。”马燕随后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出示了一份与北京普天太力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贵阳分公司的销售合同。合同上写明了手机型号、进货数量、时间以及单价等信息。

  “我们也很尴尬,因为手机是通过第三方购入然后进行销售的。”马燕说,“我们在督促函中就要求三星公司核查与普天太力的合作流程。”

  4月5日,冯玲玲要求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赔偿178.56万元。其中,医疗费30万元、住院伙食费2.16万元、误工费27万元、院护理费11万元……

  对冯玲玲提出的赔偿要求,三星公司方面迟迟未作答复,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对这一要求也表示拒绝。

  “我们让受伤的孩子得到更好的救治,我们做了很多努力。”马燕表示,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愿意在责任未明的情况下,对冯玲玲提出的各项费用指标,提供10.22万元资金帮助受害者进行治疗。

  经过几次交涉,双方就赔偿协议没有达成统一意见。4月14日,冯玲玲到普定县市场监管局提出撤诉申请,不要求组织双方调解。

  目前,贵州飞利达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希望冯玲玲通过司法程序来表达诉求。

  维权怎么那么难

  5月29日至6月2日,冯玲玲前往北京中国消费者协会总部和三星中国公司总部进行维权投诉。

  6月21日,冯玲玲以为自己的维权之路出现了转机。这一天,三星公司北京总部的工作人员、冯玲玲、回某和普定县消费者协会工作人员一起在该县消费者协会4楼会议室举行了一场协调会。

  回某,网名“不老的老回”。去年9月25日,回某在京东网购买了一款三星国行安全版Note7手机,第一次充电时手机电池就发生爆炸。从此,回某走上了漫长的维权之路。

  这一次,回某到普定县是帮助冯玲玲一家维权。协调会上,三星电子(北京)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出具了一份《贵州Note4电池燃损事故说明》,称发生燃爆的电池并非三星生产。

  “三星公司拿来鉴定的电池是2016年生产的,而冯玲玲购买的手机电池生产日期为2014年。”回某质疑上述调查报告的真实性,并希望三星公司能拿同一批次生产的电池进行鉴定。

  “维权怎么就那么难?”冯玲玲希望三星公司和相关方面能尽快负起责任。

广州黑车二手车交易市场

  原标题:收购玉米获刑农民王力军:最好新年礼是判我无罪原本用来致富的脱玉米机,只能躺在院子里睡大觉。

这是封面新闻记者2016年7月7日拍摄的照片。

时隔近半年,王力军仍留着这台玉米机,期待被判无罪,能够重操旧业

  原标题:被老虎咬伤女子父亲:法院很快会找我们谈话 不在乎骂声  封面新闻记者 刁明康 北京报道  今天是2016年最后一天,对于很多人来讲,接下来的两三天,将是合家出门旅游的日子。

  但对于安徽赵先生一家,全家出门旅游已是奢望,因为家人少了一位。

  从今年7月23日妻子被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东北虎攻击致死,到调查结果出炉,再到申请更高一级法院审理被拒,赵先生和女儿接受着祝福,也承受着铺天盖地的骂声。

  12月31日,赵先生告诉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对于网络上至今仍然出现的“当事女主角是小三”、“吵架赌气下车遭报应”等骂声,他们“不在乎,也不想再解释”。

  “元月上旬,法院会通知家属谈话,我们等待延庆法院公平公正审判。

  现状:等待延庆法院审判  今年7月23日15时许,北京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发生一起东北虎伤人事件:赵女士一家三口带着母亲,自驾车到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游玩。

在虎园内,赵女士下车被老虎拖走,她的母亲周克勤下车救援,也被老虎咬住。

事件最终造成赵女士严重受伤,母亲周克勤不幸遇难。

  8月24日,北京“7·23”东北虎致游客伤亡事故调查组,就该起东北虎伤人事件发布调查报告,认定此次事件是由于游客未遵守园方规定擅自下车致其被老虎攻击伤亡,不属于生产安全责任事故。

  而家属方则坚持认为园方该负主要安全责任,11月下旬,伤者父亲赵先生向北京市延庆区人民法院提交了起诉八达岭野生动物世界的诉状,索赔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精神损害赔偿金等共计154万余元。

  11月22日,赵先生再次赶到延庆区人民法院,申请该案由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级管辖或由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指定非延庆区法院的其他法院进行审理。

  12月8日,延庆区法院回复,该院对本案有管辖权,无需提级管辖。

  “目前从法院反馈给我们的消息是,元月上旬,法院会通知我们去谈话。

具体什么时候审判还不知道,”赵先生告诉封面新闻(thecover.cn)记者,“我们现在能做的,就是等待法院公平公正审判”。

  回应:不在乎网上骂声  从事发视频被公布上网当天开始,对于赵女士为何要下车,并最终导致救援她的母亲被攻击致死,网络上出现了各种猜测。